Recently
Archive
Category
Link
Profi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今天心情很蹧糕。

我的手機壞得很徹底,看來我馬上就要過沒有手機沒有短信息的日子了。

我剛才突然有了一個莫名奇妙的想法,也許我註定沒法與任何一個人成爲真正的朋友,也許我註定沒有人疼愛與關懷,也許我註定會把怪脾氣繼續下去,也許我註定不會結婚孤獨地過一輩子,也許。。。也許我註定是一個藝術傢。

我剛才把自己關在畫室畫畫,把音響開到最大,我發現畫畫和音樂才是我的一切,我只能在這兩者中找到慰籍,宣洩自己的情感。當然,也許還有電影。他們是我的生命。我想我也許可以不需要朋友,一個都不需要。

我覺得我很有可能在將來的某一天突然自殺了。我覺得我或許是一個不錯的精神病例。

爸爸從青島帶回來的花生煎餅淡而無味,可我還是在不停地吃。

我想我也許受到弗裏達影響了。

開始深切地懷念KURT,永遠的NIRVANA。

媽媽下班回傢了,她現在對我放的音樂已經蔴痹,啊哈。

早逝的NICK DRAKE說:名利是棵生了病的果樹,根莖紮壤也換不來一樹繁華。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Mama,take this badge up From me
I can’t use it any more
It‘s getting dark,too dark to see
Feels like I’m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Mama,wipe the blood From my face
I’m sick and tired of the war
Got that old black feeling and it‘s out to trace
Feels like I’m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Mama,put my guns in the ground
I can’t shoot them any more
Heaven‘s old black train is a-pullin’on down
Feels like I’m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敲天堂的門

媽媽,請把我的徽章拿走吧
我沒有資格再用牠
太暗了,我看不清方嚮
感覺自己在敲天堂的門

媽媽,請抹去我臉上的血蹟
我很累,已經厭倦了鬥爭
我和那些匪徒有什麽區別呢
感覺自己在敲天堂的門

媽媽,請把我的槍放在地上
我沒有資格再用牠
天堂的色列車正嚮地面駛來
感覺自己在敲天堂的門

(以上摘自交換日記 2007年 9 月27日)

。。。


KURT。。。


2007.09.27(Thu) - 随 筆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