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Archive
Category
Link
Profi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從容燃燒。

2點整準時睡覺,10點08分準時醒來。其熱無比的秋天。
吃了饅頭和西瓜,傢裏沒有更多的東西可以吃了。
打開音響和電腦,疊被子,趕在媽媽中午回來之前做完。
研究博客想加個播放器,不會。想加個留言闆,不會。
統統不會。算了,這樣也罷。

又開始懷念附中的生活。
上次和XY談起還是覺得那樣有趣。
而現在,大傢都變了。
事實上,也確實沒有人會一成不變下去。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蓆的傷感是在多年過去之後才能夠真正體會到的。

桀骜不馴的青春總是那麽不知不覺就從我們身邊離開。
好象美麗的煙花在天邊劃過的精致弧線。
當你慾拿相機記錄下來時,牠卻早已消失不見。

談及Richard的時候,Brett說:我很長時間都沒有見到他了,或許從Suede最後一次演出以來就很少聯係過吧。
於是忽然想哭起來。
See you in the next life。
來生再見。

————— 分割到想自殺的分割線 —————

註定沒有人理解我,連媽媽都不明白我到底在想什麽。她到現在還會以我的表面和所說的話來斷言我,她根本不了解自己女兒的心。

世間哪來那麽多感動的事,難道一定要用筆寫下來的感動才是感動嗎?我也想做一個心地純淨能被美好感化的人,但是世上的醜陋和陰暗太多不過了,甚至要把美好全部覆蓋掉。誰還敢相信真善美?他們不過是虛僞的代名詞而已。我不信,我絕對不信。社會是虛假的,在這樣的社會裏苟且的人也是虛假的。我沒有故作高潔,我覺得自己也越來越虛假了,我沒有辦法另開一條聖潔之路,我所能做的只能是默默地等待被同化。

拿美工刀的時候,看著鋒利的刀芯,我想到了《處女自殺》。不知道用牠割開皮膚是種怎樣的感覺?應該會看到我的B型血肆意地飛濺出來吧?應該會感覺到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壓抑的苦痛都很自然地被解脫開來了。

當你離去的時候,他們終將立足凝視你。
日出時,請將悲傷終結。

最後再補充一句:很無可奈何,我又和媽媽吵架了。


2007.09.28(Fri) - 随 筆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