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Archive
Category
Link
Profi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除了你我誰都不愛。

 

一個測試結果:你是一個很念舊很念舊的人,你的心思細膩,也很早熟,感情對你來說,份量強過你生活中的一切。只是你有時候會覺得難為情,不敢說出來。所有細微的事物都會被你看在眼里,加上你自己的多愁善感,有時候即使什么事都沒發生,在你心里卻是百轉千回了。對自己好一點的方式,是放過自己,不再對往事心心念念了,你的未來,絕對還很精彩。

這每句話都講到我心坎里,我就是放不過自己。有句話說:當你懷念時,你就老了。這樣想的話,我從來就沒有年輕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3.30(Mon) - 絵 画


説不定是電車。

昨天媽媽從老房子回來,帶來了一些東西,問我,這是你的嗎?我看了看,是一條手鏈,根據經驗我掂了一下分量應該是假的,還有一支自動鉛筆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另外就是一把像鑷子一樣的東西,頭很尖,不知道是作何用的。我說這不是我的,都不是。媽媽說,那可能是之前借住的那家的女孩子的。我看到過那個女孩,年齡和我相同。幾年前的一個夏天媽媽拖著我一起去老房子幫他們檢查壞掉的家電,我看到那個女孩坐在我原來一直坐的寫字臺前面,感覺和我不一樣。現在看到這幾樣東西,心里居然是會生出一種神奇的感覺。

現在知道共鳴其實只存在于很小的部分之中,也許只有那么幾個人,也許只有你和我。共鳴并不是從事相同工作的人才有的產生特權,而是沒有界限的。我從來都相信自己是感性的人,我對一樣物體產生共鳴的第一特征是立即的不分場合的就流下淚來,完全控制不了,完全是情不自禁的。這也就導致了我會瞬間變得很難過。這種時候我多半找不到可以產生相同共鳴的人來傾訴,所以久而久之我就不太會傾訴了,也不太期待有人來理解我的心情。昨天我做了那件抱有期待的事情之后,覺得自己壓根就是個傻瓜,找人傾訴還不如睡覺來得愉快。

關于你給我的東西,我一樣都不會丟。你可以忘記那些不愿想起的事,我都會代替你保存。也許我會重讀它們,也許我再也不會讀,這些我現在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不論怎樣,它們都會和我在一起,它們要和我一起走以后的路。它們對于我而言是很重要的東西,它們給我繼續好好活下去的勇氣,甚至更多。

做了一個乍看之下還比較靠譜的壽命計算,測出來我能活到79歲。記得幾年前我也做過一個測試,比這個簡單得多,沒那么多科學選項,最后結果也是79。如果不出意外事故的話,我該高興嗎?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死,說不定哪天死的就是我。

星期三要去體檢。我最近牙齦一直出血,出得我頭都大了,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難道是體檢前綜合癥!



2009.03.23(Mon) - 日 記


明天考普通話。



昨晚沒睡。今天補睡。明天早點起免得遲到。



2009.03.20(Fri) - 絵 画


較真了。

 

真好笑。完全是自尊心作祟。真可怕。我管不住自己。

……
……
……
……
……
……
……

好吧,其實我的頭發已經長成這副囧相了。

 



2009.03.20(Fri) - 写 真


我想去旅行。



這是2007年8月4日17點32分在韓國清川機場等待飛往濟州島的班機,由于天氣的關系航班嚴重誤點,我們在那里多等了將近3個小時。貼這個照片的原因是因為我想旅行想瘋了。最近廣播里一直在放陳綺貞的《1234567》,也是因為她馬上要來上海開演唱會的緣故。可是現在聽她歌的感覺和四五年前完全不一樣,我還記得那時候聽《after 17》時的心情,聽《旅行的意義》時的心情,聽《雨天的尾巴》時的心情,聽《躺在你的衣柜》時的心情。好吧,是我變了,可是我卻又一次中了《You and Your Sister》的魔咒。



2009.03.18(Wed) - 写 真


天氣回暖。

 

今天天氣暖融融的,我邊勾線條邊冒汗。昨天我弄壞了兩個臺燈,一個摔了燈泡一個散了骨架;站得腰酸背痛還勾壞了一張六尺的線描稿;并且肚子一整天都沒舒服過。昨天我肯定是觸碰到什么倒霉鬼了,可是重要的是昨天是我爸媽的結婚紀念日。
最近畫畫的時候一直和廣播為伴,惱人的是上個星期有個人打進直播熱線大言不慚地說自己是搞藝術的,可是他的語言語氣和所提觀點沒有一處讓我感覺到他的藝術氣息,到電話末尾他還說想知道更多他的觀點可以去他的space看。當時那DJ是李柯,他明顯笑慘了,并且有些嘲弄地說“那我該怎樣去你的space呢”,對方才算沉默。實在是好氣又好笑,我真想跑去給他兩巴掌,真丟臉。
這幾天來又沒按時早睡,明天開始繼續,所以我現在得滾去睡覺了。



2009.03.16(Mon) - 日 記


又一夢。



夢里是和媽媽和小姨一起,她們都和平時的裝扮一樣,但是都變成了長頭發,都盤成一個發髻。我們仨一起去泡夜店,路上經過一個寺廟,里面有一個理發店,我在里面給她們化上了煙熏妝。夜店是無名的,我們到達那里才發現它座落于地底下,地面上有一個正方形的洞口,有一把很長的梯子通到下面,方洞的四壁都是金屬材質。洞口圍繞著許多不敢下去的人,里面放著相當激進的音樂連外頭都聽得到。我對媽媽說,下去啊,為什么不下去。于是我們便沿著梯子爬了下去。下面的構造就和《搏擊俱樂部》里的一樣,里面有許多高大的健美先生和一些小人,小人們都穿著網球王子的衣服。然后我們開始做馬步,左右交換,換著換著這夢就沒了。



2009.03.11(Wed) - 写 真


發火。



夢到和一個同學在學校的走廊上走,忽然發現前面多了一個空的房間,里面鋪滿了寶藍色的瓷磚,于是我們走進去,看到里面有許多小門,通往不同的方向。我們走進右邊的門,穿過一個扶梯,往右轉有一間辦公室,落地的玻璃窗,里面也在裝修。我們又進去,看到幾個工人在搭樓梯,就像小時候搭積木那樣,一個個疊起來。旁邊站著一個女人,盤頭,金絲框架眼鏡,套裝裙,正在指使他們。我和那個同學大驚:校長。夢里所謂的這個校長用鄙夷的眼神瞥了我們兩個,忽然一塊臺階掉了下來,和我一起的同學趕緊跑過去將它重新搭起來,并不斷撫摸它像摔疼了自己的孩子。這個舉動引爆了我的怒神經,我一下踹了所有搭好的臺階,這些臺階意外得輕,接著我便朝校長吼起來,吼了什么我已經忘了。只記得走的時候校長很憤怒得甩給我一句:你還想不想畢業了?!

如果這是一個預知夢的話,我想我完蛋了。



2009.03.10(Tue) - 絵 画


我是大笨蛋。



我又按了后退。只有這個中間截圖了。TAT
滾去睡覺。



2009.03.09(Mon) - 絵 画


媽媽説:你為什麼非得是兩個極端,就不能正常點麼?

 

現在是早上6點16分。
昨天開始實行的新生物鐘看來很順利,因為我今天3點47分就醒了。
睡得太早,于是我做夢了。夢見每當人睡下開始進入夢鄉,就會有一個看似郵遞員的透明人從墻壁中駛來,他會對你的思想說:我要把它(鄂)帶走了。那個“它”指的是人的口腔內壁,據說叫做“鄂”。人在睡覺的時候,是會把它寄放在這樣的郵遞員處的,在你醒來之前,郵遞員又會將它放回到你口腔里。



2009.03.08(Sun) - 写 真


漏了。

 

 

原來盤子上那個洞是直通底部的,我調了三次才發現是從這里漏出來的。
我今天起要調整生物鐘,晚上七點睡,早上六點起。因為我的創作只能在白天進行,所以需要大量的白天時間,而不是晚上。



2009.03.07(Sat) - 写 真


這個進度讓我焦慮。

 

 

這就是沒有好好上透視課的后果,畫這些稿子讓我深刻體會到了透視課的重要性。
現在的進度是:第一張線描稿完成等待上色,第二張小稿上半部分完成下半部分還沒想好并且等待放大然后勾線描稿然后上色,第三張就是照片上這個,除了不要放大其他都和第二張一樣。T__T 好想死。



2009.03.05(Thu) - 絵 画


silent day。

 

silent day,silent day,我能看到你的眼含著淚。
安靜得沉默得像一泊湖水,你是我的寶貝。



2009.03.04(Wed) - 写 真


我的鼠標壞了。



真見鬼。



2009.03.03(Tue) - 絵 画


我不想睡可是不得不睡。



一轉眼就三月份了,時間過得真是快。想到這個月底要交出三幅六尺大小的工筆創作,就覺得很心煩。而且這次的瓶頸時間可真長,真長。還有就是,我手機停機了。真好。

昨天晚上哈尼說忽然很想哭,那時候我在畫畫而且畫得很不好不曉得說什么。可是后來很晚很晚的時候大家都不在了,我才發現自己也很想哭并且真的哭了起來。覺得內心積壓了許多東西,卻疏通不了。



2009.03.02(Mon) - 絵 画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