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Archive
Category
Link
Profi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文獻去死。

..


《MEOW MEOW MEOW》 - at 17

曲目:
At Seventeen
Can't Get You Out Of My Head (lo-fi And Mono)
Meow Meow Meow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他和她的故事
你有自己一套
唱歌
始終一天
我愛班房(band房mix)
我愛班房
星星 (original Demo In Mandarin)
羊

** 最近複習的時候就在聽這個,蠻可愛的小粵語。電驢下載: 點點點haniribbon

他和她的故事
曲:林一峰 詞:郭啓華
  
我紮著蝴蝶結
愛上雙子還是天蠍
喜愛看李白也深愛雨果
喜歡冷也愛大熱
愛看鈴木做戲
也愛妻夫泷澤的美
喜愛聽馬勒也擁載柏芝
喜歡數理贊人物傳記
來一個他一個她
在愛上他很快以後
遇上她怎算吧
剩得一個會是他跟她
還可以嗎是否太差
若你我她不過是同樣愛彼此了吧
是真的嗎
會是他跟她
都不會害怕
我放下蝴蝶結
過每一天如像佳節
一天裏我邂逅了一百個她
喜歡愛你我從來直接
來一個他一個她
在愛上他很快以後
遇上她怎算吧
剩得一個會是他跟她
還可以嗎是否太差
若你我她不過是同樣愛彼此了吧
是真的嗎
會是他跟她
如果愛她不愛他
願你也得到快樂
能像我這般快樂
大方好嗎
照樣祝福她
還可以嗎不太差
若你我她不過是同樣愛彼此了吧
是真的嗎
會是他跟她
都不會害怕
分手快樂嗎
一起快樂嗎
今天快樂嗎

再說點閑話:
最近基本上倒黴至極。本來放假最後幾天終於把要交的期末FLASH作業搞定了傷了諸多腦細胞,誰知道前天居然發現保存的U盤不見了。老天存心要苦我心誌看來,於是昨晚一宿沒睡硬是再把作業給趕出來了,我也總算是明白人在絕境的時候潛力和能耐果然都是無窮的。本來今天想好好複習文獻明天下午就要考了,可是完全複習不進前看後忘,模擬題也基本看不懂,和沒學過無異。現在大腦正在膨脹,快炸開來了。老子我討厭文獻。死不掉的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傃偭偔傝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2.25(Mon) - 日 記


原來我是知心姐姐小朋友們都來寫信給我吧。

有一個抽屜的信,基本上都是中學時代的,可見我確實沒怎麽好好讀書。和我通信往來的有以前很好的朋友,以及莫名其妙認識的人,或者說是筆友。而且對方寫來的信的末尾肯定是催我快點回信一定要記得回信之類的話語,或者有的已經是徹底被我打敗被我氣死了。可見我有多麽的拖拉。

。。


。。


。。


。。


。。


2008.02.18(Mon) - 写 真


惡之花。

..


。。


《Les Fleurs du Mal》 (罪惡之花)
Sopor Aeternus

Oh, I the wetly weak claw, led by his strong warm paw
walking the forbidden path
through high uncut summer grass
while hunters nose dive, membranes servants to their flight
were buzzing all around our heads
black parasol, balance and shades

Those little bells on my fool's cap
all witness to my sad defect
crowning my pale seriousness, in most ridiculous distress

The smile on his weather-tanned face
his white teeth somewhat out of place
the gentle roughness of his hands
dark soil staining his fingernails

Ushered into the forest's hold
I'm folding up my parasol
heralding fears of deprivation
in answer to my hesitation
he's parting the branches as we move
I dare a smile in shy excuse
Oh does he know the ghosts I drag
the dreadful ending I expect?
The boyish hand of this olden maid, hints secrets, guarded by her face

Does your world know my shadow's near,
the loop of time I always fear?
The fact that I carelessly stepped
into my very own, dark trap?


You stride, I'm glancing at your belt ... -
should I miss any of the things I never felt?

The shaking hand of this olden maid
instead waters the flowers on her ancient grave.


2008.02.07(Thu) - 絵 画


SOPOR AETERNUS。

。。


“實際上,我雖然作爲一個肉身存在於這個現實世界,但我的靈魂一直生活在另一個世界中,那是陰影演出者的世界,我與他們在一起。”

PS:我很想在這裏放《ON SATUR(N)DAYS WE USED TO SLEEP》這首歌,十分十分好聽。可是貌似FC2沒有播放器。


2008.02.03(Sun) - その他


只是爲了刷博。

爸爸的朋友請吃飯,於是去了。
雪還是下個紛飛,車頂上積滿了雪,於是高興地在上面寫了字。
路過便利店問媽要了錢進去充了電話費,於是手機又能用了。
畫了四張畫,聽了SOPOR AETERNUS的歌,和哥哥打了明天會不會下雪的賭。
一如既往中午以後生活才開始,零點之前不會睡覺。
你說,我是不是有點無聊。

..




2008.02.01(Fri) - 日 記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