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Archive
Category
Link
Profi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發自內心的畫。

。。


她是一個女人。她同時擁有兩種不同的性傾嚮。
她是一個畫傢。她的畫是她自己內心最真實的寫照。
一如她丈夫在她最後的個展上說的:
“她的作品諷刺而柔和,像鋼鐵一樣堅硬,像蝴蝶翅膀那樣自由,像微笑那樣動人。悲慘的,如同生活的苦難。”
可以說,她的一生其實都在病痛的摺磨之中。於是她抽煙,喝酒,尋歡,以此蔴痹自己的靈魂。
只是,蔴痹是暫時的,她馬上又重新回歸到苦痛的現實中來。流産,丈夫不忠,病症複發。
最後,她再也不能夠離開她的牀。“我已經在牀上躺得太久了。”她說。火焰終於開始燃燒。

這是我看完《弗裏達》之後想說的一些話。她是我所崇拜的墨西哥女畫傢,雖然起初覺得她的畫風有些殘酷。
電影中的女主角和弗裏達本人頗爲神似,我第一眼看到就驚獃了。整部電影的感覺相當好,濃豔的色彩如同弗裏達的畫,運用蒙太奇造就了一個悲慘絢麗的童話世界。

“我希望死可以是愉快的,並且永不再來。”
——弗裏達

去豆瓣看《弗裏達》的電影資料:http://www.douban.com/subject/1291852/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31(Wed) - 随 筆


世界是一個女孩。

世界是一個女孩。
抽煙,酗酒,吸毒,賣淫。
沒有人會喜歡這樣的女孩,
一如沒有人會喜歡那樣的生活。
生在一個荒誕迷亂的朋克時代,
說不清那到底是倖運還是不倖。
沒有金錢,
沒有地位,
沒有朋友,
沒有毒品,
什麽都沒有,
卻有愛情。
可是,
光有愛情是沒有辦法生活下去的。
朋克精神也終究被世俗險惡擊跨。
每個早上醒來所要度過的依舊是不堪的一天。
這樣的日子太過蒼茫。
興許,
在這種時候,
死亡是一種安然的解脫與不屈的反擊。
於是,
女孩死了;
世界死了。
血紅浸滿了白色的牀單。
沒有人知道她是怎樣離開的,
又抱著怎樣的心情。
在薇涼的風裏,
和小孩一起舞蹈。
帶他離去的車子,
已經來到。

他要去尋找他的女孩。
他要去尋找他的世界。
一個真正屬於他的世界。

請恕我用那麽淺薄的文字來紀念朋克精神領袖Sid Vicious。

..


2007.10.20(Sat) - 随 筆


啊。女孩子。

畫了一些後比較喜歡的一張,卻是畫在一張裁下來不要的已經被壓成這衰樣的紙頭上的。
女孩子。紅衣服紅褲子。紅鼻子紅腮幫子。
昨天看了《惡童》,日本的動畫實在是太強大了,松本大洋實在是太強大了。剛才換頻道的時候看到電視裏在放個什麽少年的國產動畫,我一下子很無語,想想差距怎麽就那麽大呢。



2007.10.19(Fri) - 絵 画


無聊的花卉課又來了。

地點:美院212。
老子最討厭花卉課,雖然花朵很可愛,但是線描稿子畫得我眼睛都要瞎掉了。
每個星期都不知道在幹什麽,又放了朋友鴿子,在電話裏鬧得很不開心。又籌備著創作參展,但願別又沒有滿意的作品上交。明天又要選課,排了下課表,我下學期要忙死了,全是課。媽的,大冷天的我還要在學校裏折騰著上那麽多課,要磨到星期五晚上才能回家。想想現在做三休四的日子真該好好珍惜呀。最後,我又搬家了。大家鼓掌。





















10月18日,媽媽生日快樂。



2007.10.18(Thu) - 写 真


老子今天很難過。

。。。


。。。


Placebo have parted company with drummer of 11 years, Steve Hewitt, due to personal and musical differences.
  
Brian Molko commented “Being in a band is very much like being in a marriage, and in couples - in this case a triple - people can grow apart over the years. To say that you don’t love your partner anymore is inaccurate, considering all that you’ve been through and achieved together. There simply comes a point when you realize that you want different things From your relationship and that you can no longer live under the same roof, so to speak.”
  
The split is amicable and a sad time for both parties. Steve Hewitt replaced Robert Schultzberg behind the drum kit in 1996 whilst the band were promoting Placebo’s eponymous debut album and went on to record the following 4 studio albums ‘Without You I’m Nothing’, ‘Black Market Music’, ‘Sleeping With Ghosts’ and most recently ‘Meds’.
  
Placebo have just returned From the USA Where they were part of the high profile ‘Projekt Revolution Tour’ alongside Linkin Park and My Chemical Romance. The band are now taking a well earned break.
  
Brian Molko and Stefan Olsdal will begin work on Placebo’s 6th studio album next Spring and are in no rush to find an immediate replacement for Steve.

——— 沒有比這更傷心的分割線 ———

T T 媽的老子從昨天看到這消息就開始難過。今天又鼓起勇氣把這段通告完整反複仔細地看了幾遍,然後比昨天更加難過了。STEVE離隊的事實始終不能夠接受,從沒想過他們會在將來的某一天分開。不敢想象從今以後PLACEBO沒有STEVE的樣子,LIVE上鼓手的位置換了一個陌生的面孔將是多麽奇怪。要習慣起來看來得需很長一段時間。即使不想也沒有辦法,STEVE再怎樣都不可能回來了。天下沒有不散的宴蓆,這句話太過真實了。一直在豆瓣裏面胡扯,卻還是難受。現在看到他們三在一起的圖片心中就會湧起莫名的傷感,那過去的11年叫人無比懷念和生情。無論怎樣,在我心中的PLACEBO永遠都是BRI+STEF+STEVE!永遠永遠!!!

他媽的難過死了!睡覺去!!!!


2007.10.07(Sun) - 日 記


噢噢噢小樣可愛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房客家養的加菲小貓真是太可愛了。活像一個球。=V=





2007.10.03(Wed) - 写 真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