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Archive
Category
Link
Profi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最後的日子。

。。


Last Days(最後的日子)
導演: Gus Van Sant
主演: Michael Pitt / Lukas Haas / Asia Argento
上映年度: 2005
官方網站: http://www.mk2.com/last_days
制片國傢/地區: 美國
imdb鏈接: tt0403217

——— 以上電影資料來源於百度&豆瓣 ———

懷著對Kurt的緬懷之情看了這部電影。看之前聽到過許多負面的評論,說這是Gus Van Sant最垃圾的一部電影等等,而我看後卻並未感覺如此。一貫的範桑特式敘事結構,沈悶,冗長,看得人有點聒噪不安。我也許知道爲什麽有些人會覺得這電影不好,一部分是因爲先前說的,而另一部分或許是因爲他們從頭至尾就把其中的男主角看作成了Kurt,而導致認爲是一種誤讀,而其實卻並不應該是這樣。正如導演在片末講的,僅僅是因爲由Kurt的自殺所受到啓發而拍了這部電影,男主角的名字叫Brian,而不是Kurt。可是看的時候我又在想,或許,Kurt在自殺的前幾天的確是這樣生活著的:衣衫不整像幽靈一樣地晃來晃去,腦海中翁翁作響空白一片,嘴巴裏念念叨叨著一些奇怪的話語,抽煙,泡牛奶,一件一件地套衣服,帶著槍。最後,朋友們離開了他,他也便很安靜地死去了。導演並沒有告訴我們他究竟是怎樣死的,一如Kurt,是個永遠的謎。我們看到他的靈魂從他的肉體中走了出來,痛苦終於得到了解脫,願Brian安息,也願Kur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09.29(Sat) - 随 筆


與其苟延殘喘,不如從容燃燒。

2點整準時睡覺,10點08分準時醒來。其熱無比的秋天。
吃了饅頭和西瓜,傢裏沒有更多的東西可以吃了。
打開音響和電腦,疊被子,趕在媽媽中午回來之前做完。
研究博客想加個播放器,不會。想加個留言闆,不會。
統統不會。算了,這樣也罷。

又開始懷念附中的生活。
上次和XY談起還是覺得那樣有趣。
而現在,大傢都變了。
事實上,也確實沒有人會一成不變下去。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蓆的傷感是在多年過去之後才能夠真正體會到的。

桀骜不馴的青春總是那麽不知不覺就從我們身邊離開。
好象美麗的煙花在天邊劃過的精致弧線。
當你慾拿相機記錄下來時,牠卻早已消失不見。

談及Richard的時候,Brett說:我很長時間都沒有見到他了,或許從Suede最後一次演出以來就很少聯係過吧。
於是忽然想哭起來。
See you in the next life。
來生再見。

————— 分割到想自殺的分割線 —————

註定沒有人理解我,連媽媽都不明白我到底在想什麽。她到現在還會以我的表面和所說的話來斷言我,她根本不了解自己女兒的心。

世間哪來那麽多感動的事,難道一定要用筆寫下來的感動才是感動嗎?我也想做一個心地純淨能被美好感化的人,但是世上的醜陋和陰暗太多不過了,甚至要把美好全部覆蓋掉。誰還敢相信真善美?他們不過是虛僞的代名詞而已。我不信,我絕對不信。社會是虛假的,在這樣的社會裏苟且的人也是虛假的。我沒有故作高潔,我覺得自己也越來越虛假了,我沒有辦法另開一條聖潔之路,我所能做的只能是默默地等待被同化。

拿美工刀的時候,看著鋒利的刀芯,我想到了《處女自殺》。不知道用牠割開皮膚是種怎樣的感覺?應該會看到我的B型血肆意地飛濺出來吧?應該會感覺到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壓抑的苦痛都很自然地被解脫開來了。

當你離去的時候,他們終將立足凝視你。
日出時,請將悲傷終結。

最後再補充一句:很無可奈何,我又和媽媽吵架了。


2007.09.28(Fri) - 随 筆


今天心情很蹧糕。

我的手機壞得很徹底,看來我馬上就要過沒有手機沒有短信息的日子了。

我剛才突然有了一個莫名奇妙的想法,也許我註定沒法與任何一個人成爲真正的朋友,也許我註定沒有人疼愛與關懷,也許我註定會把怪脾氣繼續下去,也許我註定不會結婚孤獨地過一輩子,也許。。。也許我註定是一個藝術傢。

我剛才把自己關在畫室畫畫,把音響開到最大,我發現畫畫和音樂才是我的一切,我只能在這兩者中找到慰籍,宣洩自己的情感。當然,也許還有電影。他們是我的生命。我想我也許可以不需要朋友,一個都不需要。

我覺得我很有可能在將來的某一天突然自殺了。我覺得我或許是一個不錯的精神病例。

爸爸從青島帶回來的花生煎餅淡而無味,可我還是在不停地吃。

我想我也許受到弗裏達影響了。

開始深切地懷念KURT,永遠的NIRVANA。

媽媽下班回傢了,她現在對我放的音樂已經蔴痹,啊哈。

早逝的NICK DRAKE說:名利是棵生了病的果樹,根莖紮壤也換不來一樹繁華。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Mama,take this badge up From me
I can’t use it any more
It‘s getting dark,too dark to see
Feels like I’m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Mama,wipe the blood From my face
I’m sick and tired of the war
Got that old black feeling and it‘s out to trace
Feels like I’m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Mama,put my guns in the ground
I can’t shoot them any more
Heaven‘s old black train is a-pullin’on down
Feels like I’m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敲天堂的門

媽媽,請把我的徽章拿走吧
我沒有資格再用牠
太暗了,我看不清方嚮
感覺自己在敲天堂的門

媽媽,請抹去我臉上的血蹟
我很累,已經厭倦了鬥爭
我和那些匪徒有什麽區別呢
感覺自己在敲天堂的門

媽媽,請把我的槍放在地上
我沒有資格再用牠
天堂的色列車正嚮地面駛來
感覺自己在敲天堂的門

(以上摘自交換日記 2007年 9 月27日)

。。。


KURT。。。


2007.09.27(Thu) - 随 筆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