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ly
Archive
Category
Link
Profi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ベランダのネコちゃん

P1100100.jpg

P1100107.jpg

P1100108.jpg

p2157077827.jpg

p2157077833.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3.11.10(Sun) - 写 真


一顆雞蛋。



 

真想鉆進去。



2010.03.30(Tue) - 写 真


我的榕樹。





最近才發現它居然快要死掉了! 不是説容易照顧嘛!明明一點都不容易!
還是我們仙人球好!風吹日曬都不怕!



2010.03.29(Mon) - 写 真


煩人的下雨天。





陽光了沒幾日,又變成這樣的天氣了,濕嗒嗒不說,最要命的是我開始有輕微鼻塞的感覺,難道感冒將至?!熬了兩天夜趕稿子結果就變成這樣,我簡直是老年人體質。就是從上周五開始事情紛紛涌現出來,大概從下個月起就要一直一直忙下去了。 十二號晚上心情跌落到谷底,十三號進行了1001室的大掃除后(其實根本算不上),在十四號凌晨心情得到回升,並且忽然間又充滿了勇氣和幹勁。 
三月十號那天落了會小雪,奇跡般的春之雪。九號夜裡做了這樣一夢:夢見學校的過道,在緊急出口的地方有個賣“魔術包”的女人。我跟在一個超級大個兒的女生後面,一路走,一邊斜眼望向緊急出口的地方,可是忽然之間女人和她的“魔術包”都消失了。這個時候我到了教室。在座位坐下后發現身邊是自己的小學同桌。我們是最後一排,緊貼著板報。回過神來的時候驚覺自己應該已經長大了,已經坐不下原來的位子了。
三月十一號夜裡的夢告訴了我一件事,這件事可以歸納為一句話:其實台灣人一生下來就是會講日語的。 我最近怎么了,日語綜合癥嗎?!
好了,我要說的就是這些。其實我想去睡覺了,可是又害怕躺下去后鼻子會堵住。那么,我就再熬一會好了。



2010.03.15(Mon) - 写 真


香港四日。



2010.03.02(Tue) - 写 真


看到那只蟲了沒有?!



忽然想到了這張照片。我又感冒了,和當時一樣的感覺。T V T



2010.01.09(Sat) - 写 真


看到了無用的我,你也嚇了一跳吧!



如果上一次可以算作是平手的話,這一次卻真的是我輸了。我是多么不甘心,我龐大的自尊心,抱歉。一定是我還不夠努力,其實我可以做得更好。我有一個絕對不能輸的理由,所以,這一次將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從此以後我都不會再輸,絕對。T___T  今天沒有氣力做任何事,故歇息一天,明天起一定要打起精神來,我怎么可能這麼容易就被擊垮?!趁現在還可以算年輕,夢想還健在,還能夠做自己喜歡做的事的時候,再試著努力幾把!真的。可是為什麽上面要放旺仔小饅頭的照片呢?因為我覺得它們看起來充滿了元氣!



2010.01.06(Wed) - 写 真


高考第二天。

 
如果每天都像今天這樣,我肯定會被累死的。我一天都沒時間吃上飯,直到剛才才去大吃了一頓烤肉。估計這頓烤肉得長我個十斤,而且現在滿身都是烤肉味。當然,我并不是在參加高考。我是老年人,所以我的高考已經離我很遠了。還有不難發現,我日志的特點就是:題目、圖片和文字內容,這三者完全沒得關系。
今天等車的時候瞥到了一個挺眼熟的人,仔細偷看了幾下發現確實是我當時的初中同學——坐過我的前座,成績不太理想,說話娑羅娑羅的,寫字的時候下面總是墊把直尺,并且字寫得非常非常小。在車站她和我中間隔了三四個人,加之我們關系本來就不怎么親切,于是也沒有叫她。她還是老樣子,除了現在有手機可以發短信息之外。沒有變高,沒有變白,也沒有變時尚,甚至頭發也還是原來的樣子,全部朝后梳起。我很難想象一個人在經過那么六七年之后還是完全沒有變化,令人匪夷所思她這些年究竟干了些什么。其實有兩秒鐘她的視線和我對上了,但是我能感覺到她完全沒有認出我來,只是像看到一個陌生人一樣移開了。記得前些天,也是在車上,我碰到了一個小學同學,她現在在學服裝設計。她說,我都認不出你了。是的,誰都認不出我,因為我變了。



2009.06.08(Mon) - 写 真


記事番号206。

 

最近突然很喜歡早上醒過來的感覺,腳伸在被子外面很風涼。總覺得自己是在提前養老,每天宅在家里,畫圖,吃番茄,喝茶,洗碗,一片一片疊三明治,幾乎是與學校和同學失去聯系的狀態。前幾天夢見了地下游樂場,事實上只是一棟生長在地下的教學樓。各個教室門口都排起了買票的長隊,樓梯口會有賣爆米花的大叔。我急匆匆得在里面尋找一個人,可是這個人和我關系并不好。當我找到她的時候她正和別人在一起,她的手里拿著一本很大的速寫本。她說:誰讓你找我了,你先走唄。



2009.05.22(Fri) - 写 真


時間的河入海流。



畢業作品展,你猜哪個是我的。



這次的畫框做得無比之差,暖銀灰色被擅自改成了金黃色不說,后面居然只用軟木片固定,有機玻璃也不是新的,全部是劃痕,加上作品本身就大,整幅畫看起來就是輕飄飄沒有分量而且俗氣。但是這個壞掉的不是我的,只是拍下來做個警示:上海的同學畫作裝裱千萬不要去騰克路花鳥市場那里的季師傅處,不僅說話口齒不清極難聽懂,質量也是相當差,且收費貴。

最近一直在想,時間真的過得很快,不是么?



2009.05.15(Fri) - 写 真


五月會好麼。

 

這是四月初的時候拍的,現在放上來只是為了紀念高興不起來的四月末。
順便一說:這是偽pola片而已。



2009.04.30(Thu) - 写 真


沒有劇情。



只知道昨天夜里做了許多噩夢,夢里反復出現伊藤潤二的漫畫場景,白的,豎著的線,著的線,斜著的線,密密麻麻的線,糾纏的惡靈和生靈,以及如同泡沫一般消失的幻影。半醒的時候摸了一下脖子,上面竟然淌滿了汗水。

今天中午接到小姑的電話,妹妹的奶奶過世了。



2009.04.29(Wed) - 写 真


扯。



論文寫不出,趴著打了個盹兒,人很疲乏。
洗了一個下午杯子,反反復復地洗,手上黏滿了洗潔精覺得很高興。
終于把從寢室搬回來的所有東西都整理干凈了,發現了一本大一時的臨時日記本,最后一篇是這樣寫的:
冬天又來了。
我的冬天。
只有風沒有雪的冬天。
我還活著。
每年冬天頭發都會長到這個長度你說奇妙么?
現在都很難得有我一個人在寢室的時候了。
今天例外,**和**上當代去了,**生病未來。
故一人,小記。
原來我已經有半年沒有寫日記了。



2009.04.26(Sun) - 写 真


さよなら。



其實本來是想到畢業自動退宿的,沒想到前天的時候管理阿姨打電話來催我退了,于是今天去搬了東西,現在手臂完全使不上力。

我的眼睛給你,已經不用看你就能了事的話;
我的耳朵給你,已經不用聽你的聲音就能了事的話;
我的嘴巴給你,已經不想和任何人說話了。
我一定會做得很好,
不用擔心任何事,
大家都是親切的朋友。

————《人間失格》

408,永別了。



2009.04.19(Sun) - 写 真


嘖嘖。

 

有些人,真的是什么事都做得出來啊。T^T



2009.04.07(Tue) - 写 真


較真了。

 

真好笑。完全是自尊心作祟。真可怕。我管不住自己。

……
……
……
……
……
……
……

好吧,其實我的頭發已經長成這副囧相了。

 



2009.03.20(Fri) - 写 真


我想去旅行。



這是2007年8月4日17點32分在韓國清川機場等待飛往濟州島的班機,由于天氣的關系航班嚴重誤點,我們在那里多等了將近3個小時。貼這個照片的原因是因為我想旅行想瘋了。最近廣播里一直在放陳綺貞的《1234567》,也是因為她馬上要來上海開演唱會的緣故。可是現在聽她歌的感覺和四五年前完全不一樣,我還記得那時候聽《after 17》時的心情,聽《旅行的意義》時的心情,聽《雨天的尾巴》時的心情,聽《躺在你的衣柜》時的心情。好吧,是我變了,可是我卻又一次中了《You and Your Sister》的魔咒。



2009.03.18(Wed) - 写 真


又一夢。



夢里是和媽媽和小姨一起,她們都和平時的裝扮一樣,但是都變成了長頭發,都盤成一個發髻。我們仨一起去泡夜店,路上經過一個寺廟,里面有一個理發店,我在里面給她們化上了煙熏妝。夜店是無名的,我們到達那里才發現它座落于地底下,地面上有一個正方形的洞口,有一把很長的梯子通到下面,方洞的四壁都是金屬材質。洞口圍繞著許多不敢下去的人,里面放著相當激進的音樂連外頭都聽得到。我對媽媽說,下去啊,為什么不下去。于是我們便沿著梯子爬了下去。下面的構造就和《搏擊俱樂部》里的一樣,里面有許多高大的健美先生和一些小人,小人們都穿著網球王子的衣服。然后我們開始做馬步,左右交換,換著換著這夢就沒了。



2009.03.11(Wed) - 写 真


媽媽説:你為什麼非得是兩個極端,就不能正常點麼?

 

現在是早上6點16分。
昨天開始實行的新生物鐘看來很順利,因為我今天3點47分就醒了。
睡得太早,于是我做夢了。夢見每當人睡下開始進入夢鄉,就會有一個看似郵遞員的透明人從墻壁中駛來,他會對你的思想說:我要把它(鄂)帶走了。那個“它”指的是人的口腔內壁,據說叫做“鄂”。人在睡覺的時候,是會把它寄放在這樣的郵遞員處的,在你醒來之前,郵遞員又會將它放回到你口腔里。



2009.03.08(Sun) - 写 真


漏了。

 

 

原來盤子上那個洞是直通底部的,我調了三次才發現是從這里漏出來的。
我今天起要調整生物鐘,晚上七點睡,早上六點起。因為我的創作只能在白天進行,所以需要大量的白天時間,而不是晚上。



2009.03.07(Sat) - 写 真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